我将送给孙悦一本书,上面写:"献上我二十多年的思念和追求......   "出版社的总编辑是哪里人?"我问玉立。   "现在,我真有点后悔,那天我不该和他们闹翻。这样我就可以知道更多的内幕。"奚望在结束自己的故事时说。   "孙悦现在还是一个人?"我胆怯地问,看看何荆夫。   "不对,憾憾。不论在中国、还是在世界,都是好人多,坏人少。要不,我们的社会就不会进步,人类就没有希望了。"   真没想到。   "听说了。可是我爱你。"   可是,我想哭。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。   我把纸片摊在桌上,欣赏自己的创作。   我也笑了:"是很大的幸福!'幸福中的幸福'呢!在一个人的自尊心和人格时常可能受到伤害的时候,厚脸皮可以保护自尊和人格。知识分子的脸皮是最薄的,常常为了'面子'而丢掉'夹里'。然而做人,'夹里'比'面子'更重要。'夹里'是人格和尊严,'面子'只是虚荣。多亏各种各样的磨难,特别是这一次十年动乱,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都经历了一次严峻的考验。考验的结果之一,便是脸皮变厚了,不再害怕挨批挨斗丢面子了。而这一点,就可以增强人们坚持真理的勇气和毅力。要批判吗?请吧!挂牌子不挂?不挂?还不扣工资?那太轻松了!太幸福了!哈哈哈!"